注冊公司
蕪湖財務公司
財經新聞
當前位置:蕪湖公司注冊»財經新聞» 少林寺旗下資產調查:釋永信代持八成股權
少林寺旗下資產調查:釋永信代持八成股權
發布日期:2015-08-20  瀏覽次數:1367

近日,少林弟子的舉報讓嵩山少林寺和方丈釋永信再次陷入輿論漩渦。“方丈釋永信持有少林無形資產公司八成股權,擁有七家子公司”、“轉移少林歡喜地資產,致其巨虧400萬”、“四處建下院,拿地開發房地產”等等傳言此起彼伏。

日前,南都記者在工商部門提取了少林無形資產管理有限公司檔案材料,發現在其成立的申請階段,少林寺曾經遞交過一份聲明,稱釋永信的持股是因為少林寺不是法人,不具備法人股東資格,因此委托釋永信等三位少林寺元老代持。而少林歡喜地的負債并非虧損,而是建設和裝修少林歡喜地的待攤費用。

自釋永信升任第三十代方丈后,少林寺急速發展,形成了一個以宗教、武術、傳統文化為核心,包含旅游、商業、茶葉、香、中藥、教育培訓等在內的龐大商業實體。少林寺也因商業化的擴張飽受外界詬病。

幾乎每一個下院發展意向都是地方政府主動提出的。政府希望少林寺的品牌能夠給當地的旅游、文化和就業帶來好處。但方丈的原則是只做少林寺應該做的內容,至于周邊的旅游產業,少林寺不會反對,只是不是少林寺去做。

釋永信持股?

少林無形資產公司注冊申請時,少林寺持股80%的方案被工商局駁回,后改由方丈釋永信代持

少林寺官網信息顯示,少林寺名下有多家資產,其中河南少林無形資產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少林無形資產公司”)為最重要的資產之一。但少林無形資產公司注冊資料顯示,方丈釋永信持股80%,釋永乾持股10%,而中國嵩山少林寺僅持股10%。為何釋永信能夠持有少林寺旗下重要資產的大部分股權,其出資是代表個人還是少林寺?

近日,一位熟悉少林寺情況的知情人向南都記者講述了少林無形資產公司注冊的過程。他稱,在注冊少林無形資產公司之前,少林寺曾經注冊過河南少林寺實業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少林實業公司”)。

釋永信曾經在自傳《我心中的少林》中詳細講過成立這家公司的意圖。自傳中說,1993年10月,漯河市某食品廠在電視臺公然打出了“少林牌”火腿腸的廣告,由于僧人只能食素,火腿腸的廣告讓釋永信非常惱火。于是少林寺向對方發起訴訟,開創了中國宗教界打名譽官司的先例。官司贏了之后,鑒于很多商家濫用“少林”、“少林寺”招牌的現狀,釋永信決定依靠商標法來解決問題。但按照當時的法律,少林寺作為宗教活動場所無權注冊商標,要注冊商標必須要注冊企業法人。少林實業公司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誕生的。

據南都記者查詢,1998年7月14日,少林實業公司注冊成立,注冊資金300萬元中,僧人釋印松出資75萬元,占股25%;僧人釋永乾出資75萬元,占股25%;少林寺出資150萬元,占股50%。法定代表人為釋永信。

知情人稱,少林實業公司注冊時,持有登封宗教局發放的《宗教活動場所法人登記證》,方丈釋永信是少林寺宗教活動場所的法定代表人。按照當時的法律要求,公司要有三個股東持股。于是少林寺推舉兩個德高望重的老和尚代持少林寺的股權,釋印松法師(少林寺首座和尚)和永乾法師(少林寺四大班首之一)分別代持了25%的股份,少林寺持有剩下的50%的股份。

2006年底新商標法公布,放寬了對商標所有人的限制,規定社會團體也能成為商標的所有人,少林實業公司就將注冊了的商標轉讓給少林寺。少林寺同時注銷了實業公司,開始申請注冊少林無形資產公司,主要用于少林無形資產的保護。

知情人稱,少林無形資產公司一開始提出申請時,方案是少林寺持有百分之百股權,但鄭州工商局駁回了這個申請,理由是少林寺不是法人,不具備股東資格,不符合工商注冊的要求。少林寺只得拿出第二套方案,希望能保持實業公司的持股原貌,分別拿出10%的股權給釋印松和釋永乾代持,少林寺持80%的股權。但這一申請又被駁回。

為何當年少林寺能持有實業公司的股份,到了創辦少林無形資產公司時少林寺就不能持股了呢?知情人稱這是國家法律和政策變化所致。當年注冊實業公司時,少林寺拿的證書是登封市宗教局發放的《宗教活動場所法人登記證》。后來國家宗教局明確了所有的宗教活動場所不具備法人資格,所以少林寺的《宗教活動場所法人登記證》變成了《宗教活動場所登記證》,方丈也從“法定代表人”變成了“負責人”。

在這種情況下,少林寺拿出了第三種方案,原計劃由少林寺持有的80%的股份改由方丈釋永信代持。因此,少林無形資產公司由方丈釋永信持股80%,釋印松持股10%,釋永乾持股10%。

南都記者在工商部門調取了一份少林無形資產公司的工商檔案。其中有一份少林寺出具的證明能印證知情人的說法。全文為:“中國嵩山少林寺是少林、少林寺無形資產的所有權人,現依據中國有關法律法規,委托釋永信、釋印松、釋永乾三位自然人為股東,組成河南少林無形資產管理有限公司,并依法對少林、少林寺無形資產進行管理和保護。”落款是“中國嵩山少林寺,二O O八年十一月十三日”。

幾年后,釋印松被查出身患癌癥,受到家人照顧。為了避免去世后產生股權糾紛,釋印松于2012年7月15日立了遺囑,并做了遺囑公證。南都記者在調取的工商檔案中看到了這份遺囑,大致內容為釋印松希望去世之后,將他在公司的10%股權變更為中國嵩山少林寺持股。釋印松遺囑中寫道:“我命終后,所有遺物歸寺院所有……至于家屬的任何要求不應允許,以免家屬引起更多糾紛……”

不過,少林寺為何能在不是法人的情況下受讓釋印松的股份?知情人表示,2013年8月9日少林寺去工商局辦理股權受讓時,確實遇到了這個難題,最終是因為釋印松去世,遺囑無法更改,工商部門才給辦理了股權轉讓,進而最終形成了少林無形資產公司由釋永信持股80%、釋永乾持股10%、少林寺持股10%的格局。

歡喜地巨虧?

知情人稱歡喜地因擴建、裝修等花費按財務制度要分多次逐漸計入成本,并非虧損

本次網絡舉報另一個熱點就是少林歡喜地的持股疑云。舉報稱,釋延潔(又名韓明君)為釋永信情婦,釋永信將少林歡喜地的部分股權轉移給了釋延潔。

少林歡喜地緊鄰少林寺常住院東面,是一個面積不大的小院,主要提供游客午間的齋飯、售賣紀念品、文化書籍,平時生意不錯。

根據公開資料檢索,少林歡喜地公司50萬元的注冊資本中,少林無形資產公司占股55%,少林無形資產公司總經理錢大梁占股10%。釋延潔占股35%。不過,這是股權變動后的結果。變動之前的股權分配是少林無形公司占股80%,錢大梁占股10%,少林慈善福利基金會秘書長劉應彪占股10%。

據介紹,2012年,少林無形資產公司與釋延潔簽訂股權轉讓協議,以12.5萬元的價款,將少林歡喜地公司25%的股權轉讓給了釋延潔。同日,劉應彪也將10%的股權轉讓給了釋延潔,至此,釋延潔的股份變成了35%。

知情人透露,這個公司的運作由一名居士帶領團隊運營,實際為少林寺所有,少林無形資產公司作為一名股東替少林寺代持股份,剩下的股份由兩自然人代持。本著代持股的自然人必須是與經營方無涉的原則,公司就讓錢大梁和劉應彪持股。知情人表示,由于劉應彪是釋永信的弟弟,身份比較敏感,后來方丈的親屬全部退出少林寺相關崗位,劉應彪也就將股份轉讓給時任少林慈幼院的院長釋延潔,由釋延潔代持,但釋延潔沒有任何股權權益。

知情人表示,少林寺財務的最新審計結果能證實這一情況。但由于事件最終的調查結果還未出來,審計公司和歡喜地的負責人都不接受采訪。

關于釋延潔的身份,一位在少林寺修行了25年的僧人告訴南都記者,釋延潔18歲時在少林寺的下院初祖庵出家,后來就讀佛學院,師從中國著名的尼師隆蓮法師。2000年,應河南商丘信眾的邀請,釋延潔赴商丘創辦了觀音寺。她離開商丘之后又去了北大進修,然后回到少林寺,任少林寺慈幼院的院長。

對于“釋正義”指出少林歡喜地負債400多萬元,質疑釋永信轉移資產一事,該知情人表示,少林寺歡喜地原來是少林派出所的辦公場地,派出所搬遷之后,就在原址上進行改擴建、裝修,購買設備。按照我國的財務制度,這些費用是不能一次算在成本里的,要分多次逐漸計入成本。因此才會出現負債400多萬元的情況,這并非虧損400多萬,而是待攤費用。

開下院掙錢?

很多下院是應所在地政府的邀請開設,而下院收入一般用于寺院維修和日常開支,不會上交少林寺

除了少林寺開公司引發輿論質疑外,少林寺發展下院和海外文化中心的做法,更引來“少林開連鎖店”掙錢的質疑。

少林寺在國內的下院有四十余家之多,分布很廣,北至天津,南至云南。依靠下院這一特殊的寺廟發展模式,少林寺迅速擴大了影響力。少林寺發展下院的方式有重建、接管和托管三種。其中,尤以托管取得下院這種形式最為普遍。

不過,一名熟悉少林寺下院建設的知情人告訴南都記者,少林寺發展下院的目的并非像外界想的那樣為了拿地,開發房地產,而是應所在地政府的邀請,為了保護佛教寺院禪宗的遺產,同時也為有能力的少林寺法師,爭取更多的弘法道場,擴大少林寺的影響。“歷史上,少林寺的下院比現在更多,傳承少林文化是少林寺應該做的本分。”

他指出,那些被接管和重建的寺院一般都面臨著香火不旺、無以為繼的窘境。少林寺去重建和托管,花費的財力、人力和時間都非常多,很多下院的修繕需要幾年甚至上十年的時間,單憑少林寺的力量根本無法完成,多數情況還需要向信眾募集資金。這些投入要遠遠大于收入。下院的收入一般用于下院的維修和日常開支,不會上交少林寺,“說少林寺用下院賺錢,是完全不了解實際情況的猜測”。

不過,他并不否認地方政府對少林寺發展下院的迫切渴求。“幾乎每一個下院發展意向都是地方政府主動提出的。政府希望少林寺的品牌能夠給當地的旅游、文化和就業帶來好處。但方丈的原則是只做少林寺應該做的內容,至于周邊的旅游產業,少林寺不會反對,只是不是少林寺去做。”

知情人以澳大利亞的項目為例,澳大利亞肖爾黑文市政府給少林寺的條件非常優厚,地價非常低。當地市長希望少林寺來了之后,能夠將周邊的文化、旅游產業帶動起來,比如每年要接納很多游客,要有很多就業崗位。但方丈還是希望只做與寺院、禪修、佛醫養生、功夫學校、草藥園區等佛教文化有關的東西。但是如果少林寺的修行道場做起來了,的確吸引很多人,那么吃住行等需求也提供了旅游發展的可能性,到時政府或其他人在周邊發展,少林寺并不反對。此前媒體報道的度假酒店、高爾夫球場,都是政府指定的當地規劃機構的設想。

山西省晉中市靈石縣的資壽寺是一座有著千年歷史的寺院,去年它以少林寺托管的形式,成為少林寺的一個下院。南都記者采訪了資壽寺的住持延邦法師,他去年帶著十幾名少林僧人入駐資壽寺。據延邦法師介紹,資壽寺曾經由王家大院托管過,但發展得不好,之后寺院師父被趕走。2014年,經過協商,靈石縣政府將資壽寺委托給嵩山少林寺管理。

延邦法師表示,少林寺要花2億元修建靈石少林文化產業園的消息并不準確。實際情況是,因為目前的寺院不符合現代人信佛和修行的需求,所以少林寺對其進行保護修繕以及完善大殿、居住區、居士樓、經樓等設施,建設項目名為靈石少林文化園。少林寺自身并沒有龐大的資金來支持寺院的修繕,建設資金均來自大護法居士和十方信眾的支持。不過,具體的建設資金延邦法師并未透露。但他表示,今后資壽寺廟的“香火錢”、接受的捐獻、捐贈等等收入全部由資壽寺分配管理,用于建設保護和修繕,并不會上交給少林寺。

延邦法師稱目前文化園的建設仍處于籌備階段。由于正式托管時間較短,資壽寺的基礎設施不完善,游客及信眾不多,目前資壽寺的托管經營狀況很艱苦。


少林寺還有五十多家海外文化中心,主要宣傳中國文化,教授當地民眾打坐、禪修、少林功夫、中醫等課程。釋永信曾經說過,“世界到處都有孔子學院,我們少林功夫也可以走出去。”

少林文化研究者岳曉鋒告訴南都記者,在眾多海外文化中心中,少林寺參與建設并派駐少林僧人管理的很少,大多數海外文化中心都是少林弟子在海外自行慢慢發展、壯大后,少林弟子再帶著學員回國朝拜少林寺,此為“歸山朝圣”。而少林寺之所以承認這些海外文化中心,是希望讓中國文化走出去,擴大少林寺在海外的影響。

“少林寺哪里有那么多錢到處投資,自然更談不上收益分成的問題。”岳曉鋒并不認同媒體在報道少林寺商業化時使用的“商業帝國”、“少林寺連鎖”等用詞,認為少林寺的商業化有被夸大的傾向。

   
重庆时时彩走势带遗漏